张学友演唱会总能抓到逃犯,这其实是道社会经济题

 如今的演唱会可谓遍地开花,今天谭咏麟、明天张学友,越是老牌歌手、大众歌星,越容易出现在你家乡的小城舞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盘点2018年娱乐圈的几大玄学,张学友演唱会必须榜上有名。

为什么张学友的演唱会能抓住那么多逃犯?学友大哥不仅宝刀未老,演唱会场场爆满,还为和谐社会做出了卓绝贡献!

细想下来,能抓住这么多逃犯还是有迹可寻。一是张学友的歌太有年代感,逃犯们宁冒风险也得去听他的演唱会,在歌声里致青春;

二来就更关键了,学友大哥十分体恤民情,经常深入基层,在二三四线城市广开演唱会,什么赣州荆州苏州,大小城市应有尽有,为流窜各地的逃犯们提供了充分便利的被抓入口。

张学友演唱会总能抓到逃犯,这其实是道社会经济题

其实不仅是张学友,这两年不少歌手的演唱会都开到了三、四线城市。拼盘商演的生意更是节节攀升。如今年末演出旺季, 文艺工作者们也到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捞金时刻,硬糖君已经在朋友圈看到不少大明星们的“慰问演出”图。

这其中,尤其是老牌歌手和网络歌手,在流量们还苦苦争夺一线城市场的时候,他们早把目光聚焦到了小镇青年身上。

这正是:

广阔天地有作为,下乡慰问谁怕谁。

你走你的流量挂,我收我的路人税。

渠道下沉唱多多,单位粉丝两手推

小镇青年多奇志,双肩又扛演唱会。

老牌歌手的“下乡计划”

陈羽凡被爆吸毒的时候,硬糖君正和一位音乐圈的大佬喝茶。硬糖君觉得羽泉这几年也不知在干些啥,过气歌手也是“晚景凄凉”。立刻遭到对方too young too simple的嘲笑,“他们在三四线城市的演唱会很火很赚钱,每年跑十几场,那里就认老牌歌手。”

曾几何时,明星演唱会只是一线城市的专属。想看演唱会的小镇青年只能漂洋过海飘去大城市。虽说花不了半年积蓄,但路费加住宿,也算得上是一件大事儿了。

而如今的演唱会可谓遍地开花,今天谭咏麟、明天张学友,越是老牌歌手、大众歌星,越容易出现在你家乡的小城舞台。

随着演唱会市场的不断下沉,虽然一线城市仍然是演唱会消费重镇。但根据大麦网2017年数据,金华、宁波等二三线城市正在迅速增长,成为演唱会票房黑马。

比如在硬糖君心中,金华就是火腿的定语。但事实上,这几年张学友、谭咏麟、刘若英等歌手都曾在当地开唱,这在以前很难想象。

张学友演唱会总能抓到逃犯,这其实是道社会经济题

人气歌手在三、四线城市开演唱会可以说是有粉丝任性。而更多的老牌歌手选择小城,则是为了差异化竞争。

从营销角度看,小城市明星资源稀缺,群众对明星更加渴望,消费能力也很强。这些观众对老牌歌手更买账,即便不是粉丝,也可以将演唱会作为一种不错的现场娱乐消遣。

就比如张信哲,可能在很多年轻观众心中,这几年他除了上《我是歌手》的那点水花,基本可以算是查无此人。

但事实上,他每年都在内地举办巡回演唱会。2014年到2016年举办“还爱光年”演唱会,2018年到2019年举办未来式演唱会。除了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张信哲演唱会更多是在天津、长春这些二三线城市。期间他还参加了不少商演和拼盘演唱会,在河南大地留下了诸多足迹。

虽然人气是早已散去,新作品也不多,但张信哲硬是靠着昔日代表作在三四线城市打出了一片天。在一线城市已经审美疲劳的老牌歌手,在小镇粉丝的心里还是封神级别的大明星。

像他这样的歌手还有很多,包括凤凰传奇、谭咏麟。虽然声势不大、通稿不多,但其实一直活跃在演出市场。

凤凰传奇更是在大麦网的数据里被评为开演唱会最赚钱的歌手前五名。这样的国民知名度和消费能力,可不是流量小鲜肉们可以媲美的。

在老牌歌手的诸多业务中,“下乡”演唱会为提高投入产出比做出了卓绝贡献。而此前硬糖君也报道过,除老牌歌手外,林俊杰这样的当红歌手也开始到黄石这样的三四线城市开唱,显然是看准了小镇青年的消费力。当地粉丝也不负所望,迅速就让林俊杰黄石演唱会上了热搜。从热搜内容中不难发现,不管是粉丝还是黄石本地人,都对这样一位一线明星的到来表示了一定程度的惊奇。

但这种惊奇或许很快就会转为司空见惯。一位歌手的成功开路,势必带动同行跟进。而据大麦网相关人士对硬糖君透露,林俊杰黄石演唱会票务销售情况良好,但如何在三线城市做演唱会宣发,他们也在摸索中。

拼的多,唱的多

相较于方兴未艾的大牌歌手“下乡”演唱会,三四线城市的拼盘商演则是早已普及,并拯救了一大批“过气明星”。

每当网友感慨知名歌手“沦落”到“农村”商演,常会有懂行人出来科普“你对商演一无所知”。

一、二级市场的机会大多留给了当红明星,其他艺人则要向三、四级市场下沉。但将其归结为low显然是对世界的认知狭隘,你有你的淘宝京东,人家有人家的拼多多,其成长还更加迅速。他们多出现在你从未去过的小城市,与你不熟悉的品牌合作,娱乐新闻中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但他们也能凭此过上不错的生活。

这是一张来自三线小城的巨星演唱会海报。年轻观众可能一头雾水,虽然不好意思承认,但上了年纪的硬糖君还是认出了唱《求佛》的誓言、唱《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的张镐哲。别看这些歌手可能人气不再,但还是可以吸引到不少凑热闹的观众,而且价格公道,是很多商家的必备人选。

张学友演唱会总能抓到逃犯,这其实是道社会经济题

走穴、商演一直是艺人,尤其是很多歌手们的优秀经济来源。现在的公司都深谙注意力经济,请的明星咖位也越来越大。

年底了,公司年会请明星助阵是常规操作,早年还流行过请av女优。商演的受众还有举办活动的商家。据某唱歌主播透露,邀请者多是房地产商、地方企业等等,演出类型一般都是拼盘演唱会或是公司年会、招商会演出。

而商演艺人也不局限于歌手,基本就是谁红请谁。这个“红”是针对三四城市用户的,就像你在三四线城市搞商演,请《娘道》的主演没准比请偶像练习生来得更热闹,更容易造势。

选秀歌手也在商演中成功变现。一般都是借着节目的热度快速接些演出、剪彩、甚至为不知名的“三无”产品站台。

但因为选秀节目的热度更迭太快,大多数的主办方还是更喜欢港台的老牌明星。像萧亚轩虽然许久没有新作品出现,仍旧参加了不少商演。其中不乏舞美简陋的小演出、地产开盘等活动。

这类商演新闻也经常能成为八卦群众的心头好。比如关之琳穿着露腿性感礼服到山东某县城走穴,温碧霞到重庆某浴足城表演,据称前排门票高达两千多元。2017年张卫健下乡商演,也掀起了一波“沦落至此”的议论。

张学友演唱会总能抓到逃犯,这其实是道社会经济题

以前这种深入三四线城市“到农村去,到边疆去”的商演模式听起来会比较low。但随着三四线城市对明星的需求逐渐增大,主办方也很舍得下本钱。不少当红明星,像周冬雨、林志玲、白宇等都曾参加过各类品牌活动。

而三四线城市的走穴商演,其实更考验明星的大众知名度,新兴的流量明星反而比不过没什么网络人气的老江湖。

小镇青年的娱乐升级

歌手演唱会和拼盘商演俘获三四线市场,背后其实是两股强劲的消费力量。

年底商演扎堆,是此时集中爆发的请客、联谊、答谢催生的消费需求。节假日时将演出门票当做送礼佳品,既有品位又有价格,甚至已经变成了一种公关手段,由此对商演市场的推动可想而知。

既然是送礼,那么对档次和逼格就有要求,而价格是最直观的体现,“天价演出”应运而生。这种演出“套餐”的主办方大多是高级酒店,明星表演只是一部分,主要目的是将住宿、餐饮等服务打包售出。

单位消费正成为演出票的一个重要推手。”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表示。

这点小城青年硬糖君是深有体会,越是在三四线城市,大家越讲究个“有里有面儿”,人情往来的频度和强度,常常更胜一线城市。粉丝不是这类商演的主要受众,公司增票、客户送票、子女带父母来“热闹热闹”,支撑起了这类商演高达九成的上座率。

而歌手演唱会下沉则是值得注意的新趋势。比起生活压力巨大、已然沦为社畜的一二线城市青年,三四线城市的生活还是相对滋润的。小房住住、小车开开、工作不忙、有钱有闲,而小镇青年同样精神世界丰富,是娱乐产业的中坚力量。

自从三四线电影票房超过一二线城市、并且开始具有主导电影口碑风向性,小镇青年就成了电影圈的神秘力量。但光看电影显然已不足以满足其娱乐升级的需求,他们也开始向现场娱乐升级。

他们看话剧、看演唱会、看音乐节、看livehouse、看体育比赛,生活不仅越来越丰富还越来越小资。其实相比其他娱乐方式,现场娱乐演出的票价相对较高,近五年来消费者的客单价也稳定在1200元左右。不过小镇文艺青年们毫无压力,不仅在自己的城市看演出,并频繁 “跨城观演”。

张学友演唱会总能抓到逃犯,这其实是道社会经济题

2018年大麦现场娱乐演出票房TOP10城市分别是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成都、广州、南京、武汉、沈阳、天津。其中沈阳从2017年20开外的票房城市一跃挤入前十。中国演出市场正在迅速向二三线城市下沉。

既然市场潜力巨大,也就不难理解歌手们从善如流、渠道下沉、“飞入寻常百姓家”。不过,随着小镇文艺青年的消费升级,频繁的怀旧和情怀势必引起一定的审美疲劳。很多城市巡演一次可能会引起轰动,巡演第两次就没太多人买账了。

但好在我国“地大物博、幅员辽阔”,还有无尽的小城等待开拓,这个市场远没有饱和。

一波人的消费降级伴随着一波人的消费升级,不变的是娱乐产业的蓬勃发展。毕竟生活不易,且乐且珍惜。

本文来自钛媒体,作者:娱乐硬糖。

产品中国-产品经理门户原创,作者:zhaolei,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mtoo.com/article/63336.html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请先 后评论

上一篇

2019年,物流行业的增长、创新与潜在危机

下一篇

“好好学习”笔记功能PRD分享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