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强企业城市战争:广州输给杭州,山东挺进前三甲

500强,好似盛产商业奇迹的“阳澄湖”,是大企业挤破脑袋也要跳进去“洗个澡”、毕其一生所求的标签。

500强企业,也好似自带流量的网红明星,城市争相把它们做成自己的名片,恨不得有一天自己能像硅谷和奥马哈一样,成为全世界人民朝拜商业文明的圣地。

十多年前关于“上海为什么出不了马云”的那场大讨论,把企业和所在地的关系正式放上了C位。怎样的城市和地区才能不断孕育出伟大的企业?而好的企业对区域人才流动和经济文化发展产生怎样的影响?键盘侠和吃瓜群众就这些问题,不厌其烦Cue着身边的500强企业,不断挑起地图炮的新战役。

暂时还属于500强编外人员的DT君(公众号ID:DTcaijing),看热闹不嫌事大,顺手用数据炮制几个弹药来供大家熟练枪法。

为了保证样本的多样性(更多城市炮手参战),本文选取了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按照企业年度总营收评选得出的中国企业500强榜单,匹配企查查相关数据找到500强所扎根的省份,并按照其辖管500强企业的数量来给这些省份进行排名。通过对比2008、2013、2018年三个时期的500强地理分布变化,一窥十年区域经济发展的轨迹。

1

海南西藏垫底

辽宁天津领跌

将三个时期的500强企业投射到地图上,十年来的变化主要是500强企业从东部沿海往内陆蔓延,而“西进”过程中几个地方的意外“滑坡”耐人寻味。

北京为各大央企总部所在之地,当之无愧拥有着数量最多的500强企业。周围的地区围绕首都近水楼台,然而并没有都能“先得月”。

河北省的500强企业数量从十年前的16个,涨到现在的25个,一路高歌;而作为直辖市的天津,2013年上榜企业还有20个,2018年就只剩下7个,是所有省份中下滑最厉害的城市之一。

天津经济结构和这个局面有着很大关系。天津产业结构偏重,多为钢铁、冶金、化工等传统行业,随着天津渤海化工集团等国企退出500强,新增长点有些青黄不接。2017年,天津GDP增速降到多年来最低点,仅有3.6%,排名倒数,几乎是全国GDP增速的一半(6.9%)。

河北虽然和天津情况类似,但转型效果显然优于天津,一个三鹿集团倒下了,还有长城汽车、华夏幸福站起来。

同天津有着类似遭遇的就属辽宁了,名次跌幅还在天津之上,2008年还有19家企业上榜,2018年只剩下7家,连零头都不到。其中,默默退出500强舞台的就包括大连万达和沈阳远大。

另一个意外就属海南了,随着海航等企业被500强除名,海南跌出500强梯队。2018年31个省份(不包括港澳台地区)中完全没有500强企业的省份,只有海南、西藏。

然而,与西藏有着同样“天堂”美誉的新疆,近十年来表现相当不俗,从2008年倒数第四名进步到了2018年的22名,超过甘肃、吉林等省份。太平洋建设集团、中泰集团的崛起是新疆成绩如此亮眼的主要原因。

2

江苏苏南吊打苏北

山东东营新秀顶梁

提到进步最大的省份,山东不能没有姓名。

山东省500强数量常年被广东、江苏压制,在2018年终于有了质的飞跃,和江苏并列第三,且和第二名的广东只相差2个企业,努努力说不定就能冲击前二了。

山东省近十年来发展迅速,和江苏的竞争颇为激烈。虽然GDP与江苏还有不小的差距,且在前两期500强企业上榜数量也一直不如江苏,但2018年山东省上榜企业的营收总和首次超越江苏,喜提。。emmmm还是第四。在营收规模上,北上广的领先仍旧不容超越。

两省头部效应都较为明显。山东以青岛、济南、东营为首,江苏则集中在南京、苏州和无锡。

有趣的是,两省的省会城市表现都不那么强势,济南不是青岛压制,就是被东营赶上。而南京更是从来没有超越过无锡和苏州。难怪江苏内斗中,以苏州、无锡为首的苏南一直都不服气南京的省会地位。

但相比于江苏,山东各地级市发展更为均衡,17个城市都努力不拖后腿,三个时期,总有一个时期上榜。

而江苏分布则更为集中,除了之前提到的三所城市,以及在2018年数量突破至9个的南通,其他城市一直在2个左右徘徊。且,除了南通,苏南明显吊打苏北(以长江为界)。13个地级市中有四个城市从未拥有过500强企业,TA们就来自苏北(虽然倔强的DT君从来只承认自己来自苏中,PS:江苏的势力划分太过复杂,这里就不详述了)。

3

城市的竞争亦是企业的战争

城市方面,除了北上广深一直领跑,杭州成为500强城市中最亮眼的一颗星星。随着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的崛起,杭州在长三角地区率先进入高速发展期,其经济总量进入全国前10名,拥有500强企业数量也一直稳居前三。

而一线城市中,北上广发展后劲略有不足,十年来,500强数量小有波动,2018年广州甚至跌出前三,位于杭州之后。

只有深圳近五年进步显著,2018年500强数量比起2013年几乎提升了一倍,互联网、金融业蓬勃发展。包括腾讯、阳光保险、创维等一众新星崛起。

城市之间的马太效应在头部企业中更为明显。

前100强企业分布城市中,北京一直保持超然地位,数量占据一半之多,榜单Top10企业几乎常年被北京包揽,其中就包括中石油、中石化、国有四大行等等。

深圳近五年,房地产业与互联网业共同发力,随着华润、腾讯、万科和恒大在2018年进入百强,数量与上海并列第二。

广州在百强企业中又一次在一线城市掉了队,数量与厦门、杭州相同,不到上海、深圳的二分之一,仅仅是北京的零头。

厦门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国贸控股、建发集团与象屿集团成为厦门此次上榜最大的功臣。

在地方经济竞赛中,GDP只是总成绩,好企业像是特长生,一个城市如果只有还过得去的总成绩,却拿不出几个特长生,已然刷不出存在感了。

4

成也制造业

败也制造业

500强企业头部的格局难以动摇,中等城市之间的较量却丝毫不敢怠慢。

有的城市低调发展,一鸣惊人,如东营、南通,这十年来,成绩斐然,成为进步最快的城市;而有的城市原处高位,但后继乏力。

究其原因,东营、南通都是单一行业的持续发力,东营主攻制造业,南通则依靠建筑业。

说起东营,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一定是中石化下属的第一大油气田—胜利油田。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除了少数与胜利油田相关的,如水泥、混凝土、塑料等化工建材企业,其他制造业如金属、矿产、纺织、娱乐用品制造类企业也百花齐放。也许正是这样多元化的发展战略,才造就了这样一座人口只有209万,但人均GDP却排名全国第一的城市。

相比东营,南通更为专一,上榜企业几乎全是建筑业。以苏中建设集团、南通二建集团为首,与现在的三建、四建、六建等集团共同努力,打造南通的建筑护城河。(说到这里,DT君就有点纳闷了,同在苏中,为什么南通就是苏中建设集团,扬州就是苏北医院?)

成也制造业,败也制造业。

天津、无锡、青岛三座城市的排名下滑,则是因为制造业企业数量一面倒的大幅减少。比如天津的冶金集团、渤海化工集团,无锡的三木集团、金辉集团,以及青岛的丽东化工,都是冶金、化工等重工业、重污染企业,在新时代的今天,成为首批出局者。

在第三次科技革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国内大多数城市都必然面临重新洗牌。早年同样落子的制造业,谁能想到不同的细分领域前景如同云泥。紫霞仙子重生,也只能料到开头,料不到结局。

5

金融偏好度最高的城市竟非上海

与时俱进是应对世事难料的唯一窍门,大城市们都深谙此道。北京、广州、深圳和重庆同学,就成功从制造业“科代表”的位置退下来,转修“更热门专业”。

我们选取2018年排名前15的城市,计算出三个时期每个城市各行业的偏好度(行业偏好度=该行业500强企业数量/城市500强总数量),能看出各城市的偏好发展轨迹。

北京和广州偏好度最高的科目由“制造业”转向“租赁和商务服务业”,TA们见证了北京金融街投资集团、广州越秀集团的崛起,以及中国邮电器材集团、广州钢铁集团的除名。

重庆则由“制造业”彻底转向了“金融”专业,小康控股、金科投资等金融类企业奋力冲刺进入500强,而制造业如金龙精密铜管集团倔强地霸占了两期的榜单,终于在2018年落榜。

深圳同学以往都专注主修“制造业”,发现苗头不对,又挤不进“金融”和“商务”班,只好转而辅修“批发和零售”,而后者如今已成为最时髦的专业。2018年,天音通信、前海人寿保险扛起现在深圳批发与零售业的大旗。

上海同学其实一直严重偏科“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和大家预想的金融之城不同,其500强金融业偏好度一直在10%左右,只有交通银行、浦发银行两个苗子表现一直在线。而百联集团、绿地控股、杉杉控股等才是上海同学成绩长期领跑的主动力。

“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的确是个很热门的专业,除了上海,南京和杭州也深度觊觎。杭州的吉利控股、交通投资集团,南京的苏宁控股、弘阳集团,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企业,时隔十年,依然活力喷薄。

哈佛大学教授马歇尔曾表示:“市场竞争并非国家之间的竞争,而是企业之间的竞争。到目前为止,我从未见过哪个没有强大企业的国家能在全球经济中处于领先地位。”

国家如是,城市亦如是。中国500强企业作为城市的缩影,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城市的发展走向和历史变迁。企业500强的地理分布,无形中也是在用脚投票,选出了那些最适宜商业创新和发展的土壤。

本文来自DT财经。

产品中国-产品经理门户原创,作者:zhaolei,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mtoo.com/article/71011.html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请先 后评论

上一篇

设计师玩具,一场与资本无关的小众潮玩生意

下一篇

千亿房企业绩靓丽背后的喜与忧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