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委屈,怎么应对?

客观因素我们无法作用,但主观上,我们作为一个心智成熟的人尽力了,无怨无悔。

小孩分对错,大人看利弊

我们很熟悉。但这句话远比看上去更耐人寻味:用在孩子身上,是褒义;放在成人身上,仍是褒义。

小孩分对错,是生理发育决定的:孩子的思维正处于“打地基”的关键阶段,具体的答案比模棱两可更促进“思维地基”建造。

孩子撒娇可爱,成年人撒娇,颇为可憎。

同样道理,小孩“分对错”没毛病,但成人如果还将思考重心放在“分对错”上,就有点像撒娇了。

*这里并不是说成年人就无需明辨是非,这是两码事,请勿“非黑即白”。

那我们如何分辨一个成年人是否仍经常“撒娇”?

只需看一件事,职场受委屈时,你是否会产生负面情绪(气愤、抱怨、消极怠工)。

——如果有,那么恕我直言,你确实在撒娇。

首先我们需明确一个问题:职场委屈无法避免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职场就是一个微型江湖,涉及到利益分配。

利益分配有一个悖论式特征:你永远无法做出一个让所有人都满意的分配。换一种说法,纵然你将利益分配优化到极致,都会有人受“委屈”。

内在原因很多,比如:每个人与生俱来的“自我服务偏差”(社会心理学)。即每个人都本能高估自身功劳,这意味着“最优化”分配只会让所有人都不满——每个人均认为自己分的蛋糕少了。

而现实离最优化的距离远着呢。

多数企业,尤其是成熟型企业,存在很多“油腻”领导。你们想必很熟悉,这类人,能力差、没安全感,既缺乏跳槽的本事,又没有升职的潜力,因此除了作妖,也没什么事可做

这当然会让你们受委屈了,比如:

作秀式加班、作秀式开会

背黑锅你来,邀功劳他去

对外逢迎,各种要求来者不拒,一转手甩给你去做

你能力强想法多,但每天仍被强迫做无意义的蠢事

你苦心经营好的业务,二话不说划给他亲信

你执行力好做事出彩,那么“能者多劳”

他亲信能力差,做不了实事,那就做领导务虚吧

公司裁员名单不是按贡献排队,而是按关系排队

……

当然,现实中的职场委屈可能比这里罗列的多的多。

问题在于,我们如何应对?

很多人或“愤怒”或“自怨自艾”,进而要么“忍气吞声”(但你的敌视情绪是藏不住的),要么“情绪用事”(生硬抗争最终被扫地出门),结局通常弊多利少。

为何多数人都不太擅于处理类似事情?

根源或许在于我们仍停留在“孩子看对错”的本能上。对于任何发生在身上的“外部不可控事件”,我们本能的第一反应仍是判断“谁对谁错”。

很遗憾,这种反应本身就不适应成人世界。

一旦我们做出“对错判断”,那么其捆绑的“情绪反应”势必箭在弦上,当情绪主导的时候,纵然圣人亦会做出愚蠢的决策。

那么,“职场委屈”降临时,你该如何应对?

最关键的第一步,启用“成人思维”——忽视对错,看利弊。

一旦我们用成人式思维模式取代孩子式思维,那么我们就不会唤起情绪,进而维持智慧,保持冷静。

你或许认为,“受了委屈还要不产生情绪”好难,但其实我们无需“控制情绪”,我在“自毁简史”专题剖析过,“专业问题的最佳解决办法潜藏在专业之外”。

在这个问题上同样如此,我们无需控制情绪,而是进行框架转换(又翻译为“思维转换”)

*思维转换(ParadigmShift)一词最早由著名科学哲学家托马斯·库恩(Thomas Kuhn)在其经典作《科学革命的结构》中提出。

什么意思?就是用成人的“利弊框架”取代孩子的“对错框架”。

*某些原始社会存在残酷的“成人仪式”,在此过程中训练孩子褪去“孩子气”变成“真正的大人”,当代主流社会已不存在此类仪式。

香蕉皮 | 不可避免的职场委屈,怎么应对?

如上图所示,按“可控制”的程度分类,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一切可以归类三种:

完全可控区(比如你点个头,动动手)

不可控区(比如下雨天、经济不景气、领导跟你说话)

回应区(即你对外部事件的“响应”)

孩子的“对错框架”就是将思维重心放在“不可控区”(见上图),并尝试去分个“对错”、“责任”等等。但“对错框架”只是人类为便于维持社会秩序而创造的抽象概念(或是“共同叙事”)

现实世界从来就不关乎对错(而是关乎适应),我们看看宏观世界:

6500万年前陨石撞击地球,并不是因为恐龙干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

十四世纪“黑死病”直接毁灭了全欧洲三分之一的人口,也不是因为人们对主不虔诚;

至于二战更不用说了,普通老百姓犯谁惹谁了要背负如此深重的灾难?

同理,在个体微观层面,无论是否让你背黑锅、是否针对你、是否不公平,从你视角看,这些就像陨石撞击一样,“它就是发生了”(It just happen)。

因此,取代“会唤起情绪”的孩子式“对错框架”,我们应该像一个真正的大人一样采用“利弊框架”。

利弊框架将思维重心聚焦于“回应区”,这是唯一一个我们能努力并创造利益最大化的区域。

香蕉皮 | 不可避免的职场委屈,怎么应对?

利弊框架考虑的是:

发生了什么状况?

在这情境下你想要什么(对你最有利)?

怎样才能得到它?

有哪些资源可以争取?

我们可以看到,“利弊框架”的重心是“适应”,而不是“是非”。在一个真正的成人思维框架中腾不出容纳“对错”的空间。

*重点声明,本文的“利弊观”与“自私自利”有着本质区别。

前者是指“个人利益的合理追求会自动演化成社会美德”,类似深度功利主义(哈佛大学约书亚·格林教授在《道德部落》中提出)观点;后者属狭隘利弊观,比如,你领导私吞团队经费,看似占了便宜,却因此被所有同事不齿,而“坏事传千里”,此事终传到上层,间接断送了未来。

下面,我们看看在实际的“职场冲突”中,孩子“对错框架”跟成人“利弊框架”的区别有多大:

你新来了一个领导,为了展现他的领导才能,要求大家每天下班后自觉开两个小时总结会以促进“业务能力提升”。

这种情况,多数人会用孩子的“对错框架”,那么整个思维过程是:

强制下班后开会合理么?——不合理

谁为该问题负责?——新领导(这个混球)

受害者是谁?——你以及其他同事

于是你自然产生“愤怒”情绪。

因此,你最终的典型回应会是:

消极怠工(不利于自身成长,也降低业绩)

正面抵制(遭新领导驳回,失去上升的空间,后续被“穿小鞋”)

简而言之,将“对错框架”用在职场上,结局是“杀敌为零,自损一万”。

反之,如果用成人的“利弊框架”,那么整个思维过程会是:

发生了什么?工作时间变相延长

在这情境下你想要什么?维持原有生活质量

怎样才能得到它?比如,采取多赢策略,对新领导试用期需要“表现”表示理解,愿积极配合,但建议将开会复盘时间改成“自由学习”,这既不影响“作秀”又能让员工将时间用于“私事”,如此多方共赢。

有哪些资源可以争取?当然,如果你自知不具备能说会道的特性,那么上述建议也可以求助一下值得信任的人,比如原领导、或者有话语权的骨干同事、其他部门领导等等,都可能助你们“圆润”的达成目标。

*这只是示例,实际策略根据你的具体情境而定。只要你聚焦于“如何达成想要的结果”,解决的办法总比抱怨的理由多的多。

这么一转化思维框架,是不是马上就有一种局面大开、豁然开朗的感觉?

我们很熟悉的一部电影《肖申克的救赎》,男主安迪正是把这种思维框架发挥到极致的典型。

这正是“成人看利弊”的精髓所在,也是我们对自己人生真正担负责任的表现:客观因素我们无法作用,但主观上,我们作为一个心智成熟的人尽力了,无怨无悔。

(此处可关联专题“自毁简史”的“尽力-免责原则”)幸运的是,你成熟的“回应”实践的越多,你的“可控制区域”也将扩展的越大,进而又强化了你后续的“回应”能力,从而使你的影响力产生“正螺旋式”升级。

香蕉皮 | 不可避免的职场委屈,怎么应对?

当然,践行中你会发现,要像个“真正的大人”一样思维并不容易——但,谁告诉过你现实世界很简单了

如果你直到今天还认为世界是一团温柔的七彩祥云,那跟拉屎不出怪地心引力有什么区别?

别高估了人类跟普通动物的区别。

我们都缺了一节“打破门牙往肚里吞”的成人礼,而现在,是时候补回这宝贵的一课了:孩子才分对错,大人需看利弊

作者:李少加,微信公众号:少加点班。

产品中国-产品经理门户原创,作者:zhaolei,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mtoo.com/article/75817.html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请先 后评论

上一篇

上班族必备,一键帮你连接地铁 Wi-Fi!

下一篇

马云港股回马枪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